中国好声音网,吉利,月球,发型,神雕侠侣

当你经历了所有的苦难,小时候吃的苦让你留下什么苦难的经历? <#21---->


时间:

小时候的我家里姊妹几个,经常吃不饱饭,以至于现在大鱼大肉的总觉得吃不够,不知朋友留下过怎样苦难的经历

五六岁被查出患了肺结核。那个年代这种病国家还没实行免费治,那个年代还没有利福平、异胭肼这类特效药。那时就只有四环素、鱼肝油、钙片、维生素、青霉素、链霉素,每天口服三次,各种药片十片左右,这种药必须长期服用一天都不敢停,吃了十一年,整整十一年结核才完全钙化(即痊愈)。感谢的是父母在单位上班,职工家属药费减半,重大病可减免引七成以上,感谢的是那时的单位补助、工会补贴是真正补给需要的家庭,感谢的是那时单位卫生所先治病再说药费,一时给不起可以欠帐以后慢慢的给,感谢的是医院住院时有单位或居委会开证明可以先治疗,这样这种七十年代以前还是重大疾病的结核病治好了。唯一遗憾和留下后患的是,这些药对口腔对牙齿伤害太大了,二十不到,便一口“西班牙”。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懂得,世间万事没有十全十美,世间众生没有完美无瑕之人。

我出生在70年代。那时整个社会都沉浸在“工业学大庆,农业学大寨”的浓烈氛围中。国家也是一穷二白,“大锅饭”,“干多干少一个样”,浪费了许多劳动资源。在农村,大人们每天都要去生产队上班,可是一年到头挣不到多少公分,更别说人民币了。而且那时也没实行计划生育,家里孩子又多,所以能够解决温饱就是条件很优越的家庭了。

那时虽然日子过得艰苦,可是我们小孩子倒是过得很开心,因为我们只属于吃粮不管事,没有什么生活负担,更不用担心学习压力,整天就知道三五成群的疯跑疯玩,反正到饭点有吃的就行,地瓜,土豆,苞米饼子,来者不拒。小孩子嘛,毕竟消化的快,饿得就快。饿了怎么办呢,家里又没有太多余的口粮,所以我们就自己想办法,淘弄点能吃能填饱肚子的。上山抓鸟,下河摸鱼,都是就地取材,就地解决。烧鸟烤鱼,真是美味。还有更淘气的时候,去别人园子里偷黄瓜,茄子,大萝卜,被老太太拿着铁掀追得满大街跑,很晚了都不敢回家。至于说猪肉,真是一年都难得一吃,平日里得是来了非常尊贵的客人才能借光蹭点。记得屯里有个挺壮的汉子,家里有一次养的猪闹病了,杀了,他可是见着猪肉了,连吃了几大碗白亮亮的肥猪肉,吃完后肠胃不消化直接找了大夫。这是真事,至今那个人现在一看见肥猪肉就想吐,用老年人的话说是吃顶住了!

后来逐步的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国家也大力开展改革开放,日子一天天的好过了,但也仅限于温饱解决了,不用在为每天的“喂脑袋”发愁,但是还是没有多余的盈余。我们那批孩子也长大了,也知道给家里减轻负担。我记得我在上中学的时候,早上在家里会吃的饱饱的,到了中午就不吃午饭了。一到中午下课了,同学们都会挤到校外的小卖店处,五毛钱可以买两个大面包,两张油饼,一袋方便面,互相攀比着开吃。而我,还有班上同样不吃午饭的一个同学,我们就趁下课的第一时间就跑出去了,到学校旁边的一个土壕里,在那里呆一中午,为的是省下中午的五毛钱饭钱。下午没有多少活动量,挺一挺就放学了,也就不觉得饿了。所以最近在网上看见一段河南打工男子的一段视频,他说:“反正晚上不干活的时候,不吃饭都可以的”,我是深有感触。

一晃那些日子都过去了,并且一去不复返了。现在的人们再也不必为一日三餐发愁了,尤其是现在的孩子们多幸福啊,一个个的生活在蜜罐中,我也是对我的女儿疼爱又加,吃的穿的用的只想给她最好的。虽然有时我会把我小时候的经历讲给她听,但是从她那半信半疑的眼神中,我知道那种苦乐她们现如今的孩子们是无法体会得到的。

   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