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好声音网,吉利,月球,发型,神雕侠侣

如何看待网红经济利弊,如何看待全民网红时代? <#21---->


时间:

前几天看了一期新的《奇葩说》,其中有位选手是山东来的大姐叫赵美蓉,她参与辩论的题目叫““男朋友氪金打赏女主播,该不该分手”。这位大姐语速极快,全程咆哮,几乎都是喊出来的,但是她对待女主播的观点很值得商榷,大意就是,农忙的时节到了,我的男朋友不下地干活儿,整天看女主播,还打赏女主播,这怎么还行;孩子这么小,整天看手机,看女主播,不学习,这怎么得了。反正全程咆哮,把现在的网红当道喊得一文不值。相反,反方的三棒子倒是说出了网红当道的存在意义,这是一个内容输出的时代,你有内容,找到合适的渠道输出,就应该能赢得尊重和收入,因此,你如果看了女主播的节目,就应该给她们打赏。她们也付出了劳动,应该有所报酬——当然,至于这个报酬的高低,暂且不论。

这两种观点其实基本代表了现如今普通人对网红时代的普遍看法,一种就是相对比较传统的人,他们对网红的认知还停留在前网络时代,他们认为网红就是不务正业,是下流三俗,是躺在床上都想把钱挣了的懒人,是色情直播,出卖色相,是社会三无人员聚集地,是负能量——对,就是社会的负能量。但是网红有没有正面的存在意义呢?他们不考虑。

相反的是现在的年轻人的价值观,他们对常规的工作没有兴趣,朝九晚五的上下班,每个月拿固定的工资,就这样的人生一辈子都看到了头,有什么意义?相反,网红这种职业,倒是充满了各种机会和可能性,你可能一不小心红了,每天靠打赏就能养家糊口,而且在网络上可以结交这么多的网友,当然形形色色的人也会有,不排除人渣的可能性。但是他们对网红的认知就是,向生活展开的各种可能性,这其中有成功的机遇,有失败的刺激,还有未知想象,总之,网红代表了他们对生活不拘一格的生活态度,不想被固定的生活方式束缚。他们想追求另类的不一样的生活。话说回来,只要网红不害人,不违背法律,不高色情直播,不靠各种极端的噱头来争取流量,他们当然也能生存,而且很可能生存得很好。这是现在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,与朝九晚五上班拿工资的生活方式没有本质区别。

首先一点全民网红时代并不是说所有人都是网红,而是成为网红的门槛非常之低,可能凭借着长相就能走红成为网红,譬如抖音温婉或是那些直播平台的主播,长相走红一般都是颜值爆表,颜值的好坏的极品,长得贼拉的漂亮,或者长得非常磕碜一类的,之后则是事件走红,譬如之前的红帽哥,就100块都不给我,好坏好坏的。但最后好像是营销公司的营销而已,事件走红的网红基本上是事件热度一过就完全是路人角色了。


所以说其实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全民网红时代,只是成为网红的门槛低了,而且网红层出不穷,有长期发展或者混得好的基本上都是走转型路线,也就是网红造星这条路线,成为网红门槛低,但要彻底转型基本上只有非常小部分成功,像如今的娱乐圈,所谓的网红主演的电影或网络剧基本上就是烂片,可以这么说有网红出演的就绝对是烂片,除非网红能成功转型,上升,不过正是由于网红门槛低,网红转型的难度非常大。


目前来说,第一代网红现在还有热度的就罗玉凤和芙蓉姐姐了,不过她们基本已经垫底了,消失在公众视野了。

    相关阅读